扶桑传 第三章 靖人地牢

  • 日期:08-14
  • 点击:(1872)


在这个不朽的面前,皇冠绝对是完美的,把他视为一座山,如城市之花,如月亮神圣,如太阳!

他真是一个仙女!

阴影,嘴唇橙色的橙色,狭窄的嘴巴,紧身细腻,量身定制,时尚,稀有的布料,是世界罕见的,他关心他的心,但不显示它,深沉而安静的眼睛传递着一丝忧虑,他张开嘴唇,粉碎了玉的声音:“芸,你还好吗?”

阿云从痴迷中恢复过来,有些目瞪口呆,无法在雾中找到天空,但不想让他走开,忙着装扮成受伤的样子,被宠坏了,“是的,有些东西,我的脚不小心Twisted,而我的手被刮了。“

长鱼只看着阿云,他已经看到了这个谜。他轻轻地抚摸着他的手,柔和的白光穿过她修长的手掌。温暖就像春天,伤口奇迹般地自然愈合,皮肤表面光滑。我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阿云很惊讶。我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这种魔法。她只认为仙女果实是无所不能和神奇的。

一阵风吹过,树叶落下,阿叶的球头上落下一片枯叶,更加生动,顽皮。

长长的鱼在Ayun的脸上举起手,动作像春风一样柔软。将叶子取下并放在手掌中,让它随风飘动,眼睛恢复了发型,不禁说:“云,师父。我已经找了你三年了你去过哪里,师父不会让你一个人离开,然后和师父一起回到扶桑。“

阿云有两个僧人无法弄明白,低声说,“傅生?你是谁?我是谁?”

“看来你的旧病没有消失,疾病的根源已经下降,甚至师父都不知道。这也归咎于我无法照顾你。等待扶桑,这是给你的治疗。”长长的鱼叹了口气,责备自己。

阿云仍然在迷雾中迷茫。她记得漫画书中的白色神圣野兽。它类似于她面前的不朽,她问道:“你是扶桑王国的鱿鱼吗?” p>

长长的鱼微笑着,眉毛伸展了很多。 “云,你怎么知道师父的头衔?”

“我,”

“.”

阿云正试图继续明白,荆人穿着红色的长袍挥舞着棍子,站在比自己高的地方,他伸长脖子对着长长的鱼,好像抬头看着一块玉,故意捏着声,轻声劝告, “你在哪里,为什么要保护这个小偷?她在我们魔鬼的晚宴上放了一道菜。如果你不想被牵连,你就会离开!”

长长的鱼伸出来,裹着一片棉花云将景人放在上面。他微笑着说,“跑步和跑步,但这是一道菜,让他走。”

红袍的身体有些柔软,心脏就像倒入糖醋浆。这种不朽的笑容融化了。他再也不能说丑陋的事了,瞎子似乎看到了明亮的光芒。整个光线被释放,激动的情绪被完全消灭,愤怒的心脏崩溃了。

长长的鱼在默认情况下看到了他,轻轻地放下他,然后温暖地笑了笑。

蓝色的长袍静人看见红袍荆人软了下来,把他推到一边,指着阿云提高声音喊道。 “我的家人指出他们必须吃十字鱼。如果没有,他们就会被炖。” !“

大红色的鱼,跑,抓住它!另外,我问你,你在哪里拿到我的黑色大包?把它还给我! ”太糟糕了! “

“嘿,好吃!这世界上没有水平的鱼。你的黑色大包了吗?我不会把它还给你!”阿云认出了这件蓝色长袍,也就是说,他很嫉妒。她的移动硬盘坏了,他让青衣静人偷了黑包。

蓝色的长袍静人自然而然地认出了她,但拒绝承认抢劫黑色的包包。 “即使八珍不与十字鱼排队,但是我们的魔鬼将这道菜称为晚餐,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你放手,你必须付钱!”

“你的恶魔王真的很尴尬,如果我不付钱吗?如果你把我的包还给我,我也可以考虑如何支付它。”阿云把双手抱在胸前,露出傲慢的样子。

“如果你不付钱,你会抓住它并炖它!”蓝袍荆人的声音落了下来,其他荆人也随之而来,气势如下:

“炖她!”

“炖她!”

“炖她!”

“.”

阿云听到了巨大的声音,有点心慌,然后偷偷看了看长鱼。她只是盯着这里的不朽者,她太傲慢,以至于她很傲慢。

长鱼与高垂的外观毫无关系。我只问她,“你能和师父一起回到扶桑吗?”

阿云随便回答说:“当我回到扶桑时,我该怎么办?他们抓起我的黑色包,我不得不快点回来。”

“如果你正在找东西,你想和师父一起回去吗?”长长的鱼皱了皱眉,低声问道。

阿云坚定地回答:“我还没玩够,不要回去!”

“你,你还是那么顽固。似乎你需要再次练习。当你想出来的时候,回到师父身边。”在那之后,长鱼消失了。

阿云惊慌失措,左右无法看到长鱼的痕迹。他实际上离开了自己。这一次没有任何支持,靖人更加肆无忌惮。他们蜂拥并捆绑了阿云五华。回去。

不紊地来回走动。

隧道的另一端是通往洞岩洞穴的门户,该洞穴被称为冰丘宫的清秋大魔王。

深宫殿全部由蓝白相间的玉石制成,雕刻在墙壁上,饰以金银珠宝。

一个穿着锦鲤的男人很懒,在白色的羽毛软沙发上休息。他抱着一个女仆捏他的脚。另一位女仆总是站在他身后,扇动扇子赶走蚊子。

神奇的月亮金丝铜陵宝玉,一对月亮形状的钻石装饰着耳朵,瞪着华光,眉毛,樱桃粉嘴唇,修长的双手带出一束香味,置于麒麟炉中。

穿着蓝袍的靖人看到沙发上的那个小男人,不敢大声说话,恭敬地向那个女人鞠躬致敬。

“慕斯,晚餐准备怎么样?”春娘看了一眼,低声说。

大鱼,他们都被锄头逃跑了。”穆西回答说抽搐。

“放哪些噱头?你知道横贡鱼是魔鬼想要的菜。魔鬼对待客人。如果你没有小队,你就不要舔脸。如果魔鬼责备.”

当春娘说出来时,穆西感到害怕,她的身体像筛子一样颤抖。她甚至要求怜悯。 “春娘很宽容.这就是那个女孩.”他突然想起他抢走的黑色大袋里有一些东西。我看到的成分,机器的精神,“春天娘,汕头说,横功鱼不能算八宝.”

春娘的双眼交叉打断了他。 “如果不接受跨鱼,可以计算什么?”

“你尝到了这个。”穆西只是拿出了抢劫的火腿并提供了它。袋子和一半的火腿被火腿撕裂了。另一半用荷叶包裹,放在八仙台上。

春娘拿起来看了很久,她品尝了产品的味道。这确实是她没有吃过的山宝。脸上生气地说,“你是从哪里来的?说实话!”

“这是噱头,她也带来了很多美味的食物,不,不,不,她会做很多山珍,最好更换鱼,让这个锄头做成一道特别的菜.”穆斯抽搐提案。

春娘冷笑道,“如果那个女孩做不到?”

“把她的炖菜拿给魔鬼和春娘。”

春娘笑着用手指点击慕斯的头。满意,“去做吧。”

低矮而丑陋的地牢就像一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光线昏暗,灰尘非常质朴。它伴随着潮湿和寒冷,与春季的绿色山丘相反。

阿云的手和脚紧紧地系在粗糙的石柱上。她的高度与地牢的高度完全相同。如果她经过门口,恐怕我还是会松一口气。这里的空气使她窒息。如果口被某物阻塞,我只想发誓。

糟糕 -

她听到外面厚厚的铁门发出沉闷的声音,立刻翘起耳朵听。

虽然声音很小,却是间歇性的,“.你想煮她.”

“.似乎我们成年人已经改变了.”

“看着她,不要让她跑.”

“.”

B冲她冲去,她很高兴,但不敢说话。把它拿下来低声说:“让我们免去外出。”

“怎么回事?我们不分开吗?”阿云用难以置信的声音问道。

田兰用阿云的胳膊绑在绳子上咬了一颗牙齿,然后喘息着回答。 “我们都在这里。我们的蓝梦家庭最关心他们的朋友。放弃朋友不是我们的做法。他们在外面,他们在外面。我们出去之后再说吧。“

这个洞,炉子上的另一个洞,冰蓝色和深蓝色,找到你的黑色包包。 “天蓝色低声说道,绳子被咬了一半。

阿云听了这话,她心中的石头终于降落了,手臂上的绳子断了之后,她用一只手解开了她的脚,然后移了一下,听到外面笨重的铁门“哎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