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轮首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公布4个典型案例

  • 日期:08-21
  • 点击:(1035)


?

首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首批公布了涉及上海振华重工,青海新谷公司等四个典型案例。

中交集团子公司17年的问题尚未得到纠正

2002146232.jpg

上海振华集团长兴基地露天涂装工地。照片由生态与环境部提供

3625954777.jpg

上海振华重工(集团)有限公司长兴基地这个基地是振华集团最大的生产基地。它位于上海市崇明区长兴岛西南侧。占地面积约5000亩,主要从事各类港口机械和钢结构的生产。该公司的生产废水被收集并排入长兴岛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

在第一批8名中央生态环境检查员的第二轮中,他们于7月中旬驻扎。 8月9日和11日,检查员团队公开曝光了涉及海南,甘肃,上海和青海的四起典型案件,包括不分青红皂白。大海,红树林的破坏,企业违法排污等问题。记者发现,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第一轮报告了海南澄迈和上海振华集团的暴露问题,但检查员尚未得到纠正。

新京报8月9日,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检查员第一批开始报告典型病例。截至昨日,共有4起案件被报告,即:海南澄迈县,凯伊,红树林的开垦和破坏;甘肃省酒泉市金塔县北河湾循环经济产业园化工企业监管未实施,园区内非法投资4家化工企业生产天一化工有限公司,冠润科技有限公司有限公司,吉泰化工有限公司,鑫海源化工有限公司都有生产废水排放坑的问题;上海振华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华集团)环境违法行为突出,群众反响强烈;青海新谷公司沥青项目非法投产,严重污染环境。

记者发现,四起案件中有两起属于第一轮稽查中的“老问题”。此外,这个典型的案例报告延续了第一轮通知样式,并且措辞仍然严格。

第一轮检查员没有得到纠正和再次通知。

9日,海南省澄迈县被稽查组复垦销毁。这也成为这一轮核查人员的第一个典型案例。

记者仔细梳理后发现,四起案件中有两起是第一次没有被督察组指名的。

其中,海南省红树林的非法开垦和破坏问题首次没有被稽查组发现。在2017年8月的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检查员中,该问题被检查员命名,并要求海南制定整改计划。

但是,在第一轮核查之后,澄迈县华湾湾红树林自然保护区、迎宾内海等区域生态系统仍未得到修复。相反,他们继续开垦土地,使红树林进一步受到旅游房地产开发的破坏。

据悉,8月10日,根据海南省委、省政府领导的指示,海南省生态环境厅成立调查组,代表省政府进行调查。在澄迈县响应生态环境部提出的问题《典型案例(1)海南澄迈县肆意围填海、破坏红树林》。

另一个叫振华集团。振华集团隶属于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交通集团)。

在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振华集团长兴基地因环境污染问题受到群众举报。根据有关规定,视察组将群众反映的涉及基地的若干环境问题移交地方调查。上海市崇明区、振华集团分别报告,已责令整改,2016年底完成VOCS治理计划。

但是,该检查员发现振华集团长兴基地的环境污染问题没有得到有效的纠正,环境违法行为仍然突出。

报告还指出,早在2002年,上海市环境保护局批准的原始环境影响评价对长兴基地大气污染防治提出了明确要求,但振华集团17年后尚未投入使用。地点。

通报案件的措辞仍然很明确

在第一轮中央环境检查员中,检查员团队在报告案件时使用了“在检查员现场休克”和“真实性”等字样。语气很严厉。

例如,由于长江上非法倾倒数万吨污泥,生态环境部指出,江苏泰兴两年没有得到纠正,问题愈演愈烈。在江西南昌的情况介绍中,整改严重滞后,甚至伪造,虚假反应,采取形式,贴现,适应。

在简报的四个案例中,措辞仍然很严重。例如,据报道,海南宁乡实业有限公司位于宾乐港度假村沿海填海工程,周围环绕着海洋,4,664棵红树林埋在不法之地。澄迈县委,县政府的政治地位不高,责任心不强。长期以来,我们一直鄙视生态文明建设,我们处理了第一轮中央检查的问题。

此外,据报道青海新谷公司的沥青项目被非法投产,该公司严重违反了“三同时”的生态要求,是一家环保的“裸奔”企业。当地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对企业的非法生产和排放视而不见,没有人问。

■振华集团的三大难题

问题1

环境问题突出,非法行为频繁发生

自第一轮环保检查员以来,振华集团长兴基地已被上海和崇明区两级生态环境部门判处14次,并责令改正一次。其中,由于危险的废物管理问题,有6次因露天油漆而被罚款。他被罚款4次,因偷窃废气被罚款2次。他因未能建造第一座建筑而被罚款一次。他因污水排出雨水而被罚款一次,由于无组织排放,他被责令纠正一次。

其中,最有影响力的群众是基地的空气污染问题。大约60%的基地画作是露天作业。每年,露天涂料使用约240万升油漆和约600,000升稀释剂。这些露天涂装工艺没有任何污染防治设施,这些设施对周围环境和大规模生产和生活有害。检查组的现场检查还发现,基地只有30个焊接废气收集设备,只能从整个基地收集和处理3%的焊接废气。在现场检查期间,这些唯一的焊接废气收集设备处于闲置状态,而不是正常使用。

问题2

没有积极纠正和打击群众的恶意投诉

小河。

自2017年以来,周围人群对基地的环境问题抱怨了83次,涉及项目审批和水,煤气,危险废物,噪声,光线等环境污染问题。这些投诉已经过调查,并经过多次要求。生态环境部门。环境违规。但是,振华集团缺乏社会责任不仅不是自己寻求理由,也没有积极纠正环境问题。相反,它似乎有理由将一些投诉归咎于恶意报告和不合理的指控。

问题3

低法律意识和傲慢

由于群众的强烈反应,工厂与集团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今年5月,请愿部门提交了《振华集团长兴基地环境污染信访问题的情况专报》。但是,在振华集团向上海长兴岛开发办公室发出的官方回复函中,振华集团未事先通知崇明区信访部,并发出内部《情况专报》的不满。生态环境部门的法律表现被指责为“未经授权”的处罚而没有事先与企业沟通,这是“官僚风格和地方主义问题”。

检查员发现,早在2002年,上海市环境保护局批准的原始环境评估,对长兴基地装配现场雨水收集和涂装过程中的空气污染防治提出了明确要求,但振华集团尚未落实到位。 17年后,在回信中,生态环境部门提出的整改要求是不切实际的,未完成的任务。

新京报记者邓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