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退休社区干部走读古城 图说地名自费出书

  • 日期:09-04
  • 点击:(790)


   15:11:30 热门小说君

  走读古城 图说地名自费出书

  他是67岁的退休社区干部陈良图,计划为西街、东街、南门各出两卷画册

  

  陈良图翻开刚出版的《泉州古城街巷图说》西街卷

  东南网8月15日讯(海峡都市报记者 吴月芳 吕波)“你知道开元寺门牌是几号吗?”

  陈良图这么一问,的确是把我们难住了。

  “开元寺是西街176号。”

  1952年出生的陈良图,在西街生活了一甲子时光。

  《泉州古城街巷图说》西街上下卷画册还泛着油墨香,是老陈自费出版的,浓缩着他多年来踏勘西街巷陌的心血。除了西街这两册,东街卷两册、南门卷两册均在酝酿中。

  老陈感叹道,就算对老泉州人来说,探访这里的街巷也是一件充满惊喜的事。而走进那些没听过、没走过的小巷,老陈的感觉很热血:血压升高心跳加速,成就感满满。

  图说地名 日常更下深工夫

  老陈分享了很多踏勘过程中发现的一些西街街巷奥秘。

  “井亭巷因城心塔等景观而得名,井亭巷69号人家的所在地,便是城心塔的所在。”“你听过破鼓巷、剑刀巷吗?就藏在西街里。”“有一回找后驿内巷,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前驿内巷,只剩下两户人家了。”

  泉州街巷因历史掌故、名人轶事、宅地宫庙等特色而闻名,老陈的《泉州古城街巷图说》的特色在于“图说”地名,并且列出当地的特色,好让人按图索骥。用“图说”的方式不见得日常下的工夫少,老陈平时很注意收集关于街巷地名的文史资料。上世纪80年代编撰的《泉州市地名录》、《晋江地区地名小故事》、《泉州古地名探源》等能买到和翻阅到的,他都看过。还在网上查找地名知识,收藏报纸杂志的相关文章。

  逐一踏访西街巷陌,并拍摄路牌照片后,他尽量用简洁的文字介绍街巷的特色,并且用不同的字体颜色来标注。现在依然存在的街巷用蓝底白字标注,都是近两年才拍摄的带着二维码的新门牌;俗称或者已经不存在的巷名,便用红色字体表示。

  

  热爱古城,退休后重拾爱好

  陈良图曾是鲤城开元街道双塔社区的主任、书记。2012年9月,老陈退休,从“鸡毛蒜皮”的日常工作全身而退,他有点儿找不着方向。起初想上老年大学学书法,或者去弹弹电子琴。他笑着说,直到想到曾经拍摄的一些街巷的照片,以及自己对摄影的兴趣,“不如走街串巷,拍拍照,整理整理街巷故事?”

  老陈说,对街巷的情结,可能始于上世纪80年代无意中翻阅的《晋江地区地名小故事》。这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早年文史学者编印的那些小册子,的确深远地影响着古城里的一些人,老陈就是其中一个。在社区工作过的好处,就是片区所有的街巷都是熟悉的,即使一时模糊了,也可以从社区老朋友那里打听到。

  此前,退休的市政协副主席陈敬聪出版了《泉州老街巷》一书,图文并茂介绍街巷文化。近年泉州华侨职校的语文老师曾华丽,“攒”了数百张泉州城区1号门牌的照片。老陈说,大家自发地搜集整理泉州街巷掌故和照片的精神也一样感染了他,所以这两年他也抓紧了收集整理和踏勘的进度,还特地请泉州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泉州城市规划建设专家顾问组组长周j民为他题写了书名。“我们一次也没见过面,没想到他真的翻阅了书稿提出意见,并题写了书名。”

  新近汇编完成的《泉州古城街巷图说》西街卷上下册,老陈自费了几万元出版。“我不过是拿出了请保姆或者去养老院的钱完成出书的事。还好家里人也都很支持。”现在东街卷两册工作量已经近半,南门卷两册也已经筹备有一些资料了。“还会有一卷‘番外’,将编后和相关的资料附在后面。”陈良图说。

  □延伸阅读

  泉州数字地名

  旧版:一峰书、二郎巷、三圣宫、四脚亭、五塔巷、六井孔、七里庵、八尺岭、九史巷、十字街

  现存版:无尾巷、一峰书、二郎巷、三朝巷、四堡、五脚亭、六灌路(迎津街)、七星街、八间巷、九史巷

  泉州姓氏地名(部分)

  陈厝巷、裴巷、庄府巷、涂门街、何衙埕、洪衙埕、孟衙巷、唐衙口、万厝埕、许厝埕、曾井巷、十一间林巷

  走读古城 图说地名自费出书

  他是67岁的退休社区干部陈良图,计划为西街、东街、南门各出两卷画册

  

  陈良图翻开刚出版的《泉州古城街巷图说》西街卷

  东南网8月15日讯(海峡都市报记者 吴月芳 吕波)“你知道开元寺门牌是几号吗?”

  陈良图这么一问,的确是把我们难住了。

  “开元寺是西街176号。”

  1952年出生的陈良图,在西街生活了一甲子时光。

  《泉州古城街巷图说》西街上下卷画册还泛着油墨香,是老陈自费出版的,浓缩着他多年来踏勘西街巷陌的心血。除了西街这两册,东街卷两册、南门卷两册均在酝酿中。

  老陈感叹道,就算对老泉州人来说,探访这里的街巷也是一件充满惊喜的事。而走进那些没听过、没走过的小巷,老陈的感觉很热血:血压升高心跳加速,成就感满满。

  图说地名 日常更下深工夫

  老陈分享了很多踏勘过程中发现的一些西街街巷奥秘。

  “井亭巷因城心塔等景观而得名,井亭巷69号人家的所在地,便是城心塔的所在。”“你听过破鼓巷、剑刀巷吗?就藏在西街里。”“有一回找后驿内巷,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前驿内巷,只剩下两户人家了。”

  泉州街巷因历史掌故、名人轶事、宅地宫庙等特色而闻名,老陈的《泉州古城街巷图说》的特色在于“图说”地名,并且列出当地的特色,好让人按图索骥。用“图说”的方式不见得日常下的工夫少,老陈平时很注意收集关于街巷地名的文史资料。上世纪80年代编撰的《泉州市地名录》、《晋江地区地名小故事》、《泉州古地名探源》等能买到和翻阅到的,他都看过。还在网上查找地名知识,收藏报纸杂志的相关文章。

  逐一踏访西街巷陌,并拍摄路牌照片后,他尽量用简洁的文字介绍街巷的特色,并且用不同的字体颜色来标注。现在依然存在的街巷用蓝底白字标注,都是近两年才拍摄的带着二维码的新门牌;俗称或者已经不存在的巷名,便用红色字体表示。

  

  热爱古城,退休后重拾爱好

  陈良图曾是鲤城开元街道双塔社区的主任、书记。2012年9月,老陈退休,从“鸡毛蒜皮”的日常工作全身而退,他有点儿找不着方向。起初想上老年大学学书法,或者去弹弹电子琴。他笑着说,直到想到曾经拍摄的一些街巷的照片,以及自己对摄影的兴趣,“不如走街串巷,拍拍照,整理整理街巷故事?”

  老陈说,对街巷的情结,可能始于上世纪80年代无意中翻阅的《晋江地区地名小故事》。这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早年文史学者编印的那些小册子,的确深远地影响着古城里的一些人,老陈就是其中一个。在社区工作过的好处,就是片区所有的街巷都是熟悉的,即使一时模糊了,也可以从社区老朋友那里打听到。

  此前,退休的市政协副主席陈敬聪出版了《泉州老街巷》一书,图文并茂介绍街巷文化。近年泉州华侨职校的语文老师曾华丽,“攒”了数百张泉州城区1号门牌的照片。老陈说,大家自发地搜集整理泉州街巷掌故和照片的精神也一样感染了他,所以这两年他也抓紧了收集整理和踏勘的进度,还特地请泉州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泉州城市规划建设专家顾问组组长周j民为他题写了书名。“我们一次也没见过面,没想到他真的翻阅了书稿提出意见,并题写了书名。”

  新近汇编完成的《泉州古城街巷图说》西街卷上下册,老陈自费了几万元出版。“我不过是拿出了请保姆或者去养老院的钱完成出书的事。还好家里人也都很支持。”现在东街卷两册工作量已经近半,南门卷两册也已经筹备有一些资料了。“还会有一卷‘番外’,将编后和相关的资料附在后面。”陈良图说。

  □延伸阅读

  泉州数字地名

  旧版:一峰书、二郎巷、三圣宫、四脚亭、五塔巷、六井孔、七里庵、八尺岭、九史巷、十字街

  现存版:无尾巷、一峰书、二郎巷、三朝巷、四堡、五脚亭、六灌路(迎津街)、七星街、八间巷、九史巷

  泉州姓氏地名(部分)

  陈厝巷、裴巷、庄府巷、涂门街、何衙埕、洪衙埕、孟衙巷、唐衙口、万厝埕、许厝埕、曾井巷、十一间林巷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