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微:中国外援开始改变西方“成见”

  • 日期:09-13
  • 点击:(621)


中国对非洲的援助已经走过了近70年的历史。七十年前,新成立的新中国毫不犹豫地向同样新独立的非洲国家提供无私支持,以实现国家的自我完善。目前反全球化的趋势继续加剧,以西方为主导的国际发展体系处于全面困境,非洲国家对中国援助的期望继续攀升。

从“新殖民主义”,“掠夺资源理论”到“债务外交”,一些西方舆论从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的角度攻击中国对非洲的援助。这从根本上与西方对援助的功利性理解有关。在西方学术界,外援是一种工具。其实质是利用贿赂来实现援助国的政治目的。甚至人道主义援助也不例外。西方国家功利主义的援助概念自然导致了援助的“失败”。但在反思过程中,他们将责任推到了受援国。西方捐助者认为,接受者自己的低治理能力导致援助很少。因此,他们利用自身经验和背景形成的新自由主义作为政策基础,附加政治条件来援助,要求受援国按照西方的要求进行改革,否则就会停止援助。在这种背景下,许多非洲国家被迫接受西方私有化和民主化改革,导致政治动荡和经济衰退。

相比之下,中国对非洲的援助最初与西方援助概念不同,后者取决于中国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的历史经验,发展中国家的身份以及自我完善的自主发展。中国在过去100年中有过外国干涉主权的历史,给整个中华民族留下了心理创伤。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这是中国发展对外关系的基础。特别是在处理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时,中国强调不会以任何形式或渠道干涉别国内政。中国对受援国主权的尊重赢得了非洲国家的广泛认可。坦桑尼亚援助的坦桑尼亚 - 赞比亚铁路被当地人民誉为“通向自由的道路”,因此中国“非洲兄弟随后进入联合国”。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尊重非洲自主选择的发展道路,确保非洲国家在利用中国援助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保持自治。关于中国援助的效果和目标,周恩来总理对来访的非洲领导人的直接解释是促进非洲逐步实现国民经济独立,而不是“让你依赖外国,包括我们在内”。

在新世纪,经历了“第三次民主化浪潮”之后,非洲在21世纪出现了10年,然后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影响下面临新一轮的政治转型。在此基础上,如何提高治理能力已成为中非双方面临的共同问题。虽然加强与非洲国家在治理方面的经验交流已成为援助非洲的重点,但支持非洲国家“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制定国家发展战略计划”仍然是一个先决条件。

中国没有政治条件的援助理念和对受援国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尊重,不仅符合受援国的基本国情和发展要求,也改变了西方传统援助体制的权力结构。中国通过为受援国提供更多选择的机会向非洲提供的援助不仅降低了传统捐助国的议价能力,而且为受援国提供了更符合其自身发展的模式,并被发展中国家广泛采用。承认。

澄清中国援助模式相对于西方模式的比较优势,我们也必须看到,中国援助概念的成功经验使西方面临着从理论到实践层面的额外政治条件的集体批评和反思。西方主导的发展援助体系对中国的态度也从罪恶转变为反思和反思。该政策已从狙击手演变为接触和影响。近年来,美国,法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先后向中国派出“橄榄枝”进行三方开发合作。日本甚至设想三方友好城市之间直接合作,以绕过中央政府的繁琐批准。鉴于这种复杂的国际发展援助模式,中国显然没有在战略层面上与制度隔离。在技术层面,中国还需要借鉴和借鉴国际经验,相互补充优势,共同为非洲现代化的发展做出贡献。 (作者是商务部研究所的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