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女生租房遭房东强奸未遂”案:嫌疑人涉强奸罪获刑

  • 日期:09-18
  • 点击:(738)


  那个侵犯我的男人,终于被判刑了

  一年前,在杭州的出租房内,当时18岁的张婷差点被房东性侵,她坚持报了案等待判决的一年,对她来说殊为不易,男方母亲扬言“你想让他坐牢,我要你的命”

  

  女孩一直靠自己一个人打这个官司

  “楼某某判刑了,强奸罪,两年!我真的喜极而泣,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现在的心情……”,9月6日中午,微博认证为“当事人 张婷”的张婷(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报道中采用化名)发了一条微博。

  一个小时不到,微博下面涌出300多条留言,800多转发。虽然事隔一年多,许多人仍在关注这件事。

  张婷是去年“杭州女生租房遭房东强奸未遂”一案的当事人。

  一年前的一个下午,在杭州的出租房内,当时18岁的张婷差点被房东性侵。事发后,她报案、在微博上实名控诉,等待法院的判决结果。

  钱江晚报记者从杭州市拱墅区法院了解到,9月6日上午,楼某某因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我做梦都梦到法院宣判了,我妈一直让我放弃,可我就是要个说法。现在我觉得所有的委屈都值了。” 张婷说着说着,哭出声来。

  在出租房遭遇色狼房东

  事发一年后,我在张婷的老家见到了她。

  那时,她刚过完19岁生日,朋友圈里的发图中,生日PARTY上,她笑容灿烂,被朋友们称为“小公主”。

  但站在我面前的张婷戴一副口罩,黑眼圈很深,长发凌乱地散在肩上。她一坐下来,就拿出厚厚一沓文书:派出所的问讯笔录、法院的审判通告……

  一一展示后,又沮丧地收起来。

  “如果去年年底你来找我,我根本没办法和你聊。”靠在沙发上的张婷坐了起来,挺了挺身子,她已经能让自己平静地谈论那场噩梦,只是从轻微的肢体反应中看出,她有些紧张,或者是不自在。

  2018年5月8日,张婷乘坐飞机从山东老家赶回杭州,在杭已工作一年的她在老家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这次来是打算搬家、退掉出租房。

  她租住的房子在拱墅区某小区,两居室中的一间,每个月2000元,已经租了两个月。合租的是个男生,对方已经搬离。

  就是在这个过程,发生了让她始料未及的一幕:“出于感激,我和楼(房东)说今天请他吃饭,结果刚到家里,就(意图)对我实施强奸,进了房门我就感觉不对劲……他要脱我的裤子……男女力量的悬殊,让我无法推开他,最后踹了他一脚才把他推开……我在屋里,快速反锁门……他在门外骂骂咧咧……后来给我表哥发消息,让他报警……他刚走,警察就来了。”

  这是事发10天后,张婷在个人微博上写下的事情经过。

  “强奸,我只在新闻上看到过,我以为都是发生在陌生人之间,是在很不安全的地方。”认识的人、自己的出租房内,在张婷的认知里,这些不会和“强奸”扯上关系。

  楼某某接受采访时曾说,他和张婷有些暧昧。

  张婷坚决否认,她说楼某某算不上熟,却也不是陌生人:吃过几次饭,她时不时会拜托楼某某帮忙拿下快递。“但我会发个红包,我觉得已经把界限划得很清楚了。”

  在她印象中,楼某某是位阳光温和的男孩。

  惊慌之下的张婷向同在杭州的表哥发微信求救。表哥报警,但警方赶来前,楼某某已经离开。

  第二天,楼某某被警方以涉嫌强制猥亵罪刑事拘留。那个时候,张婷没想到,对她来说,一切刚刚开始。

  再去搬家时,张婷遇到了楼某某的母亲,双方发生争执,上升到肢体冲突。“他妈说:你想让他坐牢,我要你的命。”

  在警方的介入下,她才从出租房内顺利搬走自己的东西。

  两个月后,楼某某的母亲被拱墅区公安分局以“威胁他人人身安全 、殴打他人情节较轻”作出罚款10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房东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事发后,张婷陷入巨大的恐惧,失眠,做噩梦。

  “他怎么能这么无耻,凭什么他做错了事,家里人这么嚣张。”张婷如今再重复楼某某妈妈说过的话,语调会陡然急促,她拍着胸口,几次停顿,“我真的不能想,想起那些话就气到不行。他妈妈一口一个小婊子,说:‘你算什么东西,’说我勾引他儿子!”

  张婷把希望寄托在警方的调查结果上,她憋着一股劲,“我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就想要一个公道。”

  2018年5月16日,警方通知她:DNA检测结果没有比中嫌疑人。

  拱墅区公安分局当时发布的警情通报中称:警方提取了女性受害人人身相应部位生物检材并送检。经初检,生物检材未比中犯罪嫌疑人楼某。5月16日,因刑事拘留期限届满,拱墅分局依法对嫌疑人楼某变更形式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张婷懵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憋屈、无助,这样的情绪需要出口,她将事情发到一个微信群里,群主是楼某某,当时正是他把她拉进群的,“起码让群里的姐妹们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消息发出没多久,张婷被踢出群。

  微博实名讲述自己的遭遇

  “我当时快要爆炸了,疯了,完全崩溃了。”2018年5月18日晚上,在宾馆里,张婷想到自杀,“我留了一份遗书,我想去死。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为什么他没事?如果我死了能让舆论关注到,换一个公平的结果,那我就去死。”

  和她聊微信的朋友一直苦苦劝阻。朋友说:你即便去死也不能便宜了他啊。

  这句话拉住了张婷。她边哭边抱着手机敲下了事情经过。

  一年后,她再看这段在极度崩溃状态下写出的文字,“我的天,我怎么写这么乱。”

  张婷那个时候有点“鱼死网破“,她在微博上实名讲述了这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