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理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 日期:11-25
  • 点击:(1570)


正确认识供给侧结构改革(人民的本质)

王一鸣陈长生李程健

中国经济增长率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向下波动,持续时间超过5年,其经济运行呈现出不同于以往的趋势和特点 其中,供需失衡和不协调的矛盾和问题日益突出,表现为供给侧对需求侧变化的适应性调整明显滞后。 这就要求在适当扩大总需求的同时加快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通过改革纠正供求结构不匹配和要素配置扭曲,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促进要素流动和优化配置,实现更高水平的供需平衡。

我们为什么要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

需求结构发生了显着变化。 首先,以“生活”和“旅游”为主的需求结构经历了周期性的变化。 2013年,我国城镇常住人口达到一套房,2014年,每千人汽车数量超过100辆 根据国际经验,“住宿”和“旅游”的市场需求在现阶段将发生明显变化。 2013年后,中国新建住宅面积和房屋销售面积相继出现负增长,汽车销售进入低增长阶段。 二是加快需求结构转型升级 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和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居民对产品质量、质量和性能的要求显着提高,对多元化、个性化和高端化的需求日益增加。 第三,服务需求在消费者需求中的比重显着增加。 随着恩格尔系数的不断下降、居民教育水平的普遍提高和人口老龄化的加速,对旅游、养老、教育、医疗等服务的需求迅速增加。 第四,产业价值链升级对研发、设计、标准、供应链管理、营销网络、物流配送等生产性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供应方显然不适应需求结构的变化。 一个是无效的,低端供应过多 一些传统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产能利用率低。 2015年,钢铁产量自2000年以来首次下降,而水泥产量自1990年以来首次下降 第二,有效的中高端供给不足。 供给方面的调整明显滞后于需求结构的升级。居民对高质量商品和服务的需求难以满足。大量的日用品被购买到海外,导致国内消费需求外流。 第三,体制和机制制约了供给结构的调整。 受传统制度和机制约束的影响,供给侧调整表现出明显的粘性和滞后性。很难将生产要素从无效需求区分配到有效需求区,从低端区域分配到高端区域。新产品和服务的供应潜力尚未释放。

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是供需结构再平衡的内在要求。 供求结构不匹配是当前中国经济运行中的一个突出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是供给方面,主要表现在过剩产能处置缓慢,难以满足多样化、个性化和高端化的需求,以及供给方面结构调整的制度和机制制约。 需求管理政策侧重于解决总量问题和短期调控。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供需结构性矛盾,也难以从根本上扭转潜在经济产出水平的下降趋势。 当前,只有加快产能过剩清理,处置“僵尸企业”,推进资产重组,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服务业,建立有利于供给侧结构调整的制度机制,才能实现更高水平的供需平衡,增强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内生动力。

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国际背景

全球低增长困境的症结在于缓慢的结构改革。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欧盟、日本等主要经济体采取了前所未有的量化宽松政策。它们通过直接购买资产和债券、降低利率,甚至实行零利率或负利率,极大地增加了市场流动性,增强了市场信心。 然而,从实际效果来看,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市场需求继续疲软,商品价格大幅下跌,主要经济体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率放缓。 可以看出,单一需求刺激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虽然短期需求管理政策在抵御危机冲击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中长期结构性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需要推进结构性改革,增强经济增长的驱动力。

国际分工的重组对结构改革提出了迫切要求。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欧洲和美洲国家是制成品的主要消费市场,东亚国家是主要生产基地,中东、拉丁美洲、非洲和其他地区是能源和原材料的主要出口国。 国际金融危机后,这种“大三角”分工格局悄然发生了变化。 欧美国家的信贷消费模式难以维持,已转向再工业化战略。一些高端制造业已经回归。在新能源技术快速发展的压力下,能源原料生产国正在努力拓展产业链,增加产品附加值。人力资源丰富的国家以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抢占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国际市场。 全球分工格局迅速调整,跨境资本重新分配。主要经济体正努力通过结构调整提升分工潜力,争取更有利的分工地位。

加快结构改革是在中国国际竞争中创造新优势的关键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中国对外开放水平不断提高,国际竞争力显着增强。 凭借低成本和强大的产业支撑能力,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迅速上升。 但是,也应该注意到,随着中国要素成本的逐步增加,传统的比较优势逐渐弱化,而新的竞争优势尚未形成,国家面临着“先包围后追赶”的双重挤压 这就要求中国从供给方面努力,加快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在新的比较优势基础上培育竞争优势。

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要突出“以减少低效低端供给为重点”的问题导向。 产能过剩和库存过剩是无效和低端供应的集中表现。 到2015年底,中国钢铁产能利用率已降至70%左右,煤炭产能利用率更低。产能过剩问题非常突出。商品房销售面积达到7.2亿平方米,创历史新高,尤其是在存量压力较大的三线、四线城市。 产能过剩和库存积压催生了大量的生产要素,如厂房、土地、设备和劳动力,使得这些要素无法从过剩地区流向市场需求地区,从低效地区流向高效地区,降低了资源配置效率。 去生产、去库存是减少低效低端供应、提高经济运行效率的根本措施。

努力扩大有效、中、高端供应 缺乏有效的高端供给是国内消费外流和难以释放消费潜力的主要原因。 2015年,中国居民出境超过1.2亿次,国外消费达到1.5万亿元,其中至少一半用于购物。此外,商品购买水平呈现下降趋势,从高端奢侈品转向高性价比的日常消费品。 这反映出中国的供给体系和产品质量明显不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和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 有必要通过供应方的结构改革提高供应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并提高有效供应能力。

努力促进体制和机制改革 目前,行业准入限制阻碍了生产要素在行业之间和行业内部的自由流动;“玻璃门”、“弹簧门”和“旋转门”增加了民营企业进入的壁垒。不完善的金融市场降低了资本配置的效率。市场诚信体系不完善,消费者权益得不到充分保护,导致消费者“用脚投票”,转向国外消费市场。知识产权保护薄弱抑制了企业技术创新潜力的释放。 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可以开辟要素流动和再分配的渠道,使生产要素从无效需求流向有效需求,从低端流向中高端领域,从而提高要素配置效率。

为了促进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我们仍然需要做好需求管理工作。

供求是宏观经济管理的两个方面 供求是对立统一的。保持总供求之间的动态平衡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条件。 供需失衡、不协调和不匹配将导致资源配置不当和结构扭曲,影响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 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并不意味着放弃需求管理。 需求管理侧重于市场预期的短期监管和指导。 在国际金融市场不稳定和国内经济下行压力的背景下,良好的需求管理可以提高市场预期,增强人们对经济的信心,避免下行经济趋势和悲观市场预期之间相互循环的放大效应。

供应方结构改革不能脱离需求管理的协调。 充分发挥需求管理作为“稳定器”的作用,可以防止经济增长短期快速下滑加剧各种矛盾和潜在风险,避免增加改革难度和成本。 当前,要把握供给方面结构改革的时间窗,按照改革的总体安排、时间安排和步伐,把握需求管理的规模,创造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为改革有序推进创造条件。

供应方结构改革也能提振需求 目前,供应方面结构改革的主要任务是消除生产能力、库存、杠杆、成本和短板。最终目标是实现更高水平的供需平衡。 例如,房地产“脱销”政策中补贴住房的货币化、棚户区改造的货币化以鼓励拆迁家庭购买存量房和降低商品房首付款比例等。将刺激相关消费,如装修和家用电器,同时减少库存。 “短板”可以通过增加对贫困地区和农村地区的投资、改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等来推动投资和消费需求的增长。 供应方结构改革也可以通过产品和服务创新提高产品质量,吸引和创造更多的国内外需求。

促进供应方的结构改革应基于当前和长期的观点。

从解决当前突出矛盾入手 目前,产能过剩的矛盾十分突出。一些行业同时存在周期性产能过剩和绝对产能过剩。产品供应远远大于需求,这使得工业品价格持续下跌,企业利润大幅下降,企业亏损持续扩大。 与此同时,二三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商品房存量大的问题尤为突出,需要较长的消化周期。 通过“去生产能力”,工业领域的剩余生产能力将逐步消除,适者生存将得到促进。这将有利于工业品价格的合理回归,扭转企业整体利润的下降。 通过“去库存化”,可以减少无效资金占用,降低债务违约风险,维护房地产市场稳定。它可以发挥房地产业的大容量、高相关性和强驱动力的作用,避免经济运行的大波动。

努力预防和化解风险 目前,中国企业的债务水平相对较高,尤其是在重化工和房地产行业。资本链很紧,违约风险增加。 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一方面可以通过处置“僵尸企业”和不良债务,加快资产重组,提高资产收益率,提高资产质量,避免潜在风险的积累。另一方面,可以减轻企业负担,改善企业财务状况和偿债能力,减轻不良贷款率上升的压力,引导资金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增强实体企业活力,通过“降本”提高国民经济整体效益

重塑中长期增长动力 供应方的结构改革不仅需要“减”,还需要“加”、“乘”和“除” 增加是为了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生物医药、高端设备、智能制造和机器人等新兴产业,使新的增长点汇聚成强大的增长力量 多元化意味着转向创新驱动,加大研发投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完善科技成果转化激励机制,提高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 分工就是提高单位要素投入的产出率,通过增加人力资本投资、加强职业技术教育、提高劳动者技能和劳动力市场竞争力来提高劳动生产率;通过改革能源价格形成机制,引入市场化交易机制,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增强可持续经济增长能力。

理解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逻辑。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是适应和引领新常态的战略举措,为新常态下的“怎么办”指明了方向。 要全面落实新的发展观,依托五大政策支柱,适度扩大总需求,着力深化供给结构改革,推进十三五开局良好,保持中高增长,向中高水平迈进,力争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第一个百年目标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刘江永纵论钓鱼岛问题与中日关系(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