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改增”:掀开税改新篇

  • 日期:12-07
  • 点击:(1790)


[经济平衡]

全面实施“营业税改增”试点改革,意味着30多年来营业税和增值税平行征收的格局已经结束,流转税制度的重大结构转型基本完成,税收发展进入新阶段,在中国税制改革和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自1994年以来,增值税改革的道路一直围绕着“转型”和“扩张” 此前的增值税改革在这两个领域都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尚未完全完成。 “营业税改增”实质上是增值税取代营业税,是税制的结构性转变。这是由营业税和增值税的不同运行机制以及税制建设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这是历史的必然过程,标志着流通税制结构模式的重塑。 放弃营业税不仅是增值税改革和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重复征收营业税的内在特征的必然结果。 这一推动扩大“营业税改征”试点改革的举措,不仅包括扩大行业试点范围,还包括将房地产纳入抵扣范围。这是“扩张”和“转型”的同步推进,实现了货物和服务增值税的全覆盖,允许所有外包项目抵扣进项税。 目前,“以企促增”扩能试点改革的稳步运行意味着税制已经完全转型,这表明中国的增值税制度确实与世界通行的增值税制度相一致,为建设规范的增值税制度和最终实现增值税立法奠定了基础。

“营业税改征”的实质是税制改革,也是税制创新的缩影。它符合现代税制“科学税制、结构优化”的价值追求,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前瞻性语境。 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标准化增值税制度,将推动现代税收制度的改革和完善,开启税收管理制度现代化的新征程。 同时,税制改革必然会带来税收管理的变革,促进税收管理能力的现代化。 在营业税征收环境下,双方存在不同程度的管理盲点或管理自由裁量权空。对纳税人来说,收入确认、储存时间等方面存在随机性。还有可能空转移和收入膨胀。对纳税人来说,由于交易双方没有内部关系,很容易在国内外形成“两个账户”的问题,导致偷税漏税 然而,在增值税征收环境下,由于循环抵扣,上下游企业之间的交易是相关的。双方通过连锁机制联系在一起,相互比较认证交易,从而降低双方的涉税风险。通过信息技术,交易各方串联起来,实现管理创新。 不仅如此,基于增值税发票管理系统的税收征管信息系统集中了大量的业务交易数据资源,挖掘、分析和利用税收大数据,也有助于提高税收治理能力。

根据现行财税体制,营业税是地方财政资源的主体,增值税共享制度在保护中央和地方财政资源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营收增长”政策的全面实施直接动摇了分税制财政体制的基础,分税制财政体制将收入与税收分开。 随着营业税的取消,地方主体的税源将会流失,确保地方财政资源的问题将会突出。增值税作为75: 25的共享税份额,也将相应变化。 虽然“业务增长”试点改革方案的顶层设计始终坚持确保地方财政资源不受影响的改革理念,但财税体制的适时调整和改革迫在眉睫。 幸运的是,在扩大“营业税改增”试点改革实施前夕,及时出台了“调整中央和地方增值税收入分配的过渡性方案”。实施中央和地方增值税收入分割“五五”计划,转移收入通过退税返还给地方。 这种过渡性财税体制改革的制度安排,不仅解决了“企业化”试点改革下的增值税比重问题,也为困扰地方政府的地方金融安全突出问题提供了制度解决方案,为“企业化”的顺利实施奠定了良好的制度环境 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过渡计划是在全面实施“营改增”政策的同时启动的,它不仅确定了2-3年的过渡时期,而且表明全面财税改革的帷幕即将拉开。

供给侧结构改革是当前中国的一项重大经济治理战略。作为帮助供给方结构改革的一项重要措施,“企业对企业增加”负责企业的“成本降低”改革。 “企业对税收增加”的启动遵循“确保所有行业的税收负担减少而不是增加”的原则。实施“企改增税”发放的减税奖金将减轻企业的税收负担,提高企业盈利能力,增强企业活力,满足供给侧改革的内在要求。 “营业税改增”所释放的税制转换红利,将有助于通过降低企业边际成本、提高劳动和资本回报、提高要素供给效率,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市场机制的决定性作用。 实施“营业税改征”将改变不同行业在生产和流通领域面临的两套税制带来的不公平税负,促进市场主体的规范化管理,促进公平竞争市场环境的形成。 实施“营业税改增”将优化税收结构,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帮助消化存量,引导增量,调整结构,加快形成以科技创新为先导的新的经济增长极。 实施“营业税改增”是有助于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减税战略选择,也是有助于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税制改革的重要体现。 (国家税务总局税务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