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如何摆脱“门票依赖症”?转型已是迫在眉睫

  • 日期:10-07
  • 点击:(737)


?

“许多着名景点的门票价格普遍降低。在某些景点中,如果购买包含住宿的套餐,门票几乎是免费的。”中秋节之前,重庆旅行社使用“免费票”或“套票”。以市场的名义,我们推荐着名的旅游景点,如桂林和黄山。

《工人日报》记者注意到,今年3月底,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持续深入推进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工作的通知》,要求扩大规模,促进重点国有景区的降价。这一举动使许多旅行爱好者为之鼓掌,但它却使依赖门票产生收入的景区利润下降。

业内人士指出,多年来,景区门票价格“每天都会上涨”和“旺季价格上涨”的现象被广泛批评。同时,过度依赖门票经济的现象已成为旅游高质量发展的绊脚石。 “变革迫在眉睫。

景区门票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降

自今年8月以来,桂林,丽江,黄山和张家界等着名景点已显示了半年的成绩单。记者注意到,在这些笔录中,净利润栏中有一个“下降”的数字,并且普遍提到净利润下降的原因是票价的下调。

根据桂林旅游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财务报告,净利润为993万元,比2018年上半年的2930万元下降66.16%。该财务报告还指出由于持续降雨,景区价格下跌,公司成本上升等因素,营业利润为165.67万元,同比下降94.46%。

同样,丽江旅游也受到票价的影响。数据显示,其上半年总收入为3.18亿元,同比下降7.07%;净利润为9884.5万元,同比下降17.53%。

在公司的财务报告中,它也直接给出了业绩下降的原因,包括主要业务索道运输。据了解,在丽江旅游业务的构成中,与门票直接相关的索道运输业务占49.89%,而今年上半年,收入直接下降了22.43%。

丽江旅游局负责人介绍,玉龙雪山缆车票价由180元调整为120元;云山坪索道由55元调整为40元;雅纽坪索道从60元调整为45元,新票价于2018年10月1日开始实行。“索道票价调整对公司2019年半年度经营业绩产生影响。”

此外,黄山旅游也在财务报告中指出,今年上半年受到不利因素的影响,例如行业竞争加剧和机票价格降低。根据黄山旅游2019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其花园开发业务收入为1.01亿元,同比下降4.83%。

记者还注意到,最近,新兴旅游行业对50个景区的半年业绩进行了统计,发现上半年25个景区的净利润有所下降。性能下降的原因之一是“风景名胜区等服务的价格已降低”。

在这方面,业内专家普遍认为,景点的表现有所下降,这与门票经济有着更大的关系。传统的风景名胜区还没有摆脱对赚钱收票的依赖。即使游客的增加也无法抵消票价的变化。这表明风景名胜区的商业模式仍有调整的余地。

高价票已成为“过去式”

“票价的下跌进一步影响了演出,表明景区收费模式仍有调整的空间。”重庆的一位高级旅游从业者程文海说,自去年以来,国家两次发布文件,以推动降低重点国有景区的门票价格。几天前,国务院办公厅再次提到“继续推动降低国有景区门票价格”。这意味着新一轮的机票降价已经在行,对于那些“坐钱收钱”的景区,不改变创收模式,最终将被淘汰。

许多重庆旅游爱好者承认,长期以来,中国风景名胜区的门票价格一直高于人们的心理预期。每次旅行到一个地方,您总是会去几个景点。通常,景点费用为几十元。着名景点的门票通常需要花费一到两百元人民币。门票一直是旅行的主要费用。而且,许多门票价格一直在上涨。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使用“脚”进行投票。由于门票价格高昂,一些着名景点的游客人数开始下降。

程文海告诉记者,随着旅游市场消费升级,游客逐渐从走马观花到关注旅行体验和互动。具体来说,以90后、00后为主的旅游消费群体更注重体验,他们的旅游方式和选择的旅游目的地更具有多样性,而高票价是带来低体验的一个因素;同时,如今也有更多中老年群体走出家门走上旅途,他们对景区票价更为敏感。

业内专家指出,过度依赖门票经济将成为旅游行业未来发展的一大阻碍,门票经济看似维持了短期的利润和旅游经济规模,却限制了旅游市场在创新服务、提升旅游品质和周边产品开发等方面的动力。“此次下调景区票价,肯定会让部分景区感到阵痛,但也会使其加快转型速度。”

然而,单一降低甚至取消门票也会带来一些问题。例如辽宁海滨风景区曾经取消过门票,从实际情况来看,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游客增多,管理难度加大。

对此,有业界人士认为,做好整体规划布局,创新管理方式,做好配套服务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门票经济”要向“产业经济”转变

景区门票降价,一大要义在于倒逼景区摆脱对门票的过度依赖,实现自我转型。在谈及境内景区门票降价时,多地旅游部门的负责人坦言,降票价是景区自我加压、转型的举措,有利于推动旅游业从单一的门票经济,向产业经济转变,由景区景点游向目的地游转型。

事实上,很多景区人都知道在当前环境下,要变革,但不知道怎么转型、怎么去突破。不少景区的工作人员还有“不收门票了,还能做些什么去挣钱?”的焦虑。

有数据表明,旅游产业链效益约为门票价值的7倍,包括食宿、交通、购物及间接创造的社会财富。丰富景区的“食、住、行、游、购、娱”产业要素构成,是留住游客、增加收入的根本做法。

为此,业界认为,旅游景区摆脱“门票依赖”,需要因地制宜,围绕当地本土化特色进行产品及服务的深耕,把旅游产业链做长,把旅游产业做大。通过提升游客服务,整合以旅游目的地为核心,囊括周边景点、酒店、特色乡村、美食、旅游演艺等在内的资源,实现旅游目的地资源整合式发展,为游客提供整合式创新旅游服务,进而拉动消费。

云南旅游规划设计高级工程师姜若愚也曾表示,舍弃门票的“小芝麻”,来换取旅游经济发展的“大西瓜”势在必行。他建议,在规划之初,不论是项目的开发、建设到后期的运营,都要与国际接轨,景区免票但公共配套要完备。

他还建议,不断挖掘景区特色、优势,增强游客体验感,同时打开园门引入商家,通过租金等弥补门票收入的不足,把整个景区盘活。

此外,还有业内专家认为,景区如何能够按照“一年四季+白天+晚上”进行开发、建设、运营、营销,实际上是景区转型中最核心的问题。而破解这一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把“旅游+”的理念与各景区实际情况结合起来,打造综合化业态,创新景区运营模式,提升景区文化内涵和品质,促进旅游产业融合。

记者 黄仕强